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Board logo

标题: 蛾子蛾子,采葫芦花…… [打印本页]

作者: 简枫    时间: 2014-5-23 08:57     标题: 蛾子蛾子,采葫芦花……

远山先是衔着太阳,稍后又吞了太阳。乡下的黄昏来临了,炊烟升起来了。一群麻鸭子从河边赶回家,它们踱着方步它们才不懂得让路。羊群总是最温顺的,它们咩咩的叫声让人生出两分疼惜。立秋过了好多天了,七夕节就要到了。
   葡萄架下的水井清凌凌的,有些传说那么新鲜经久不落。宛如一支带了露水的野花,生动了时光和记忆。黄昏更浓了,炊烟几乎笼罩了整个村子。有女人的唤娃声悠悠的扬起来,孩子们比麻鸭子跑得快。二生对小巧喊一句:“等我——咱们逮蛾子玩儿!”乡下孩子吃饭风快着,三扒两咽的完了事儿,炕桌跟前儿就留不住人了。他们的小心思在接下来的游戏里,在伙伴们的身上。
   小巧叫上小当,小当唤了双林,等二生回到他们中间儿的时候,萤火虫已经如星星一般飘来飘去的闪亮了。二生小巧他们人人高举一朵葫芦花,素白而纤长。他们小心欢快的呼唤着:“蛾子蛾子,采葫芦花——蛾子蛾子,采葫芦花……”笨拙的蛾子飞将过来,一头扎向二生的那朵葫芦花。二生紧闭着小嘴巴捏紧花瓣儿,蛾子就被捉住了。小巧小当每一回都像个小大人儿似的提醒二生:“二生,别说话!张嘴你就会变哑巴的!”二生把自投罗网的蛾子装进瓶子拧了盖子,回小巧她们一句:“知道啊,你以为我傻?”
   这种笨笨的蛾子,在三十年前是被唤作瞎蛾子的。因为他们冲动且莽撞,弄不清前面的险情和陷阱。一猛子扎进去不计后果,他们生有一身白绒绒的毛毛,孩子们捏紧花瓣儿的时候蛾子身上的白毛毛乱飞。相传若是这毛毛误入了小孩子的嘴巴里,是要哑掉的。没见哪家的孩子因此而哑过,只是每一回游戏的时候他们照样会大呼小叫煞有介事。
   “蛾子蛾子,采葫芦花——蛾子蛾子,采葫芦花……”小巧也捉住了一只蛾子,小当和双林都捉到了。又傻又笨的蛾子真是太多了。
   后来小巧说要戴一朵葫芦花,二生不让,说白花不吉利。嘱小巧明早儿四奶奶家东面菜园篱笆边上等着,要戴就戴牵牛花,喜庆吉祥才好看。
   是啊,等明儿早上,牵牛花张开了小喇叭,小巧娘会给小巧扎起羊角辫儿。那时候二生和双林都会在开满牵牛花的篱笆下等她,她会喊着小当一同去的。她和小当会戴上花项圈。狗尾草串起紫的粉的红的牵牛花,美气的很。羊角辫上也要扎得满满的,他们又聚在一起做游戏。他们也要给家里的麻鸭子鸡崽子逮蚂蚱,乡下的日子其实一点儿也不苍白也不贫瘠。因为他们的心极易满足,不奢望的心是快乐而欢欣的。
   后来的后来,游戏里的小巧小当二生双林各自散去了。童年只是一个极小的极易逝的交集,这样的交集之后散去了再不能回来。
   也是后来,三十年后的葫芦花在别处的乡下盛放,依旧好看。小小的葫芦玉一般晶莹剔透。在不远处一定会有大片的牵牛花依附了篱笆,等着某一个清晨滴滴答答的开。
   在乡下,我的心会异常柔软。在乡下,我的眼睛时而湿润。我一遍一遍的默念:葫芦花,又名夕颜。牵牛花,又名朝颜。她们是姊妹。这一朝一夕的美丽在最深的乡野,是经久不落的魂。




欢迎光临 古风新韵 (http://huangdao.joinbbs.net/) Powered by Discuz! 7.2